印参加西方导弹俱乐部 还想进入核供应国集团

图片 1

  昨天(6月13日)的中国外交部记者会上,有四个问题是和近邻印度相关的,分别是印度总理莫迪访美的声明中没提南海,印度已获准加入“导弹及其技术控制制度”(MTCR),印度加入上海合作组织进度,以及印度是否能加入核供应国集团(NSG)。

图片 1

  美媒称,在上周刚刚结束的“核供应国集团”(Nuclear Suppliers
Group,NSG)首尔年会上,印度加入该集团的努力遭到挫败。会议并没有做出投票性表决,所以,在与会的48个成员国家中,究竟有多少个国家反对印度加入该组织,至今并没有一个准确的说法。

  其中,印度加入MTCR和NSG几乎是一组“联动动作”。

应塞尔维亚共和国总统尼科利奇、波兰共和国总统杜达、乌兹别克斯坦共和国总统卡里莫夫邀请,国家主席习近平将于6月17日至22日对上述三国进行国事访问。

  据美国之音电台网站7月4日报道,有中国媒体表示,“中国等至少10个国家主张搁置此事”,而印度媒体的报道中,有的说4个国家反对,有的说土耳其、巴西、奥地利、南非等6个国家没有表示支持印度,美国《华盛顿邮报》则指出,中国是该集团成员国当中唯一不支持印度加入NSG的国家。

  MTCR,意为“导弹及其技术控制制度”,英文全称为Missile Technology
Control
Regime,是由美国等西方七大工业国在1987年发起成立的一个集团性出口控制制度,被称为西方导弹“俱乐部”。据路透社6月7日报道,多个西方国家外交人士透露,该组织以已经同意接纳印度加入。在印度总理莫迪正对美国展开访问之际,这一消息被视作印度外交的一项突破,利于印度获得更多高端导弹技术。

应乌兹别克斯坦共和国总统卡里莫夫邀请,国家主席习近平将于6月23日至24日出席在乌兹别克斯坦塔什干举行的上海合作组织成员国元首理事会第十六次会议。

  报道称,会议结束之后的几天,印度国内出现了“反华”情绪。印度有媒体声讨“中国阻挠印度崛起”,印度民族主义社团甚至在新德里举行游行,发出“抵制中国货”的声音。一些观察人士甚至危言耸听地表示,这次会议的结果将使中印关系降至冰点。

  美国力挺印度加入MTCR

问:中国—东盟国家外长特别会议将于明天在云南举行。中方为何要主办此次特别外长会?是否将涉及南海问题?中方对会议有何期待?

  中印媒体隔空争吵

  20世纪80年代,印度、巴西、埃及等国初步建立导弹工业,另有十几个国家也制定了导弹发展计划。美国等认为,如不及时制止导弹技术的扩散,势必危及美自身及其盟国的安全利益。1982年5月,美国开始与英国磋商建立相关出口控制制度问题;7月,美、英、法、德、意、日、加举行第一次会议。1985年7月,七国召开续会,就制定MTCR达成一致意见。1987年,
旨在“防止可运载大规模杀伤性武器(WMD)的导弹和无人驾驶航空飞行器及相关技术扩散”的MTCR建立并正式对外公布。此后,MTCR的准则和附件历经数次修改。

答:今年是中国—东盟建立对话关系25周年,对于中国—东盟关系具有承上启下的重要意义。这次会议是在中国和东盟双方例行的年度会议之外做的一次特别的安排。它也充分体现了中国和东盟国家对发展双方关系的高度重视和期待。

  报道称,中国前驻印度加尔各答总领事、印度问题专家毛四维发表文章称,核供应国集团是国际社会防止核武器扩散机制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其核心目的是保证世界上所有涉核国家的物资、产品和技术贸易只用于民用设施,而不是用在具有军事目的的项目上。NSG成立的基础是1970年生效的《不扩散核武器条约》(NPT),这项条约规定,世界上只有美国、俄国、英国、法国和中国可以拥有核武器,其他所有国家一概不得拥有。 

  截至2016年3月,MTCR共有34国参与,分别是阿根廷、澳大利亚、奥地利、比利时、保加利亚、巴西、加拿大、捷克、丹麦、芬兰、法国、德国、希腊、匈牙利、冰岛、爱尔兰、意大利、
日本、卢森堡、荷兰、新西兰、挪威、波兰、葡萄牙、俄罗斯、韩国、南非、西班牙、瑞典、瑞士、土耳其、
乌克兰、英国、美国。

这次会议旨在回顾和总结中国—东盟对话关系发展经验,并对双方关系未来发展作出展望,为将于今年9月召开的中国—东盟建立对话关系25周年纪念峰会预作准备。我们期待利用此次会议与东盟国家就中国—东盟关系以及如何全面有效落实《南海各方行为宣言》等议题深入交换意见,并就如何进一步推动中国—东盟合作全面提质升级、如何确保南海地区和平稳定进行深入探讨。

  首尔会议结束后,印度国内对这次“外交受挫”反应十分强烈。印度民族主义组织“民族觉醒论坛”在新德里中国大使馆门前组织了游行示威活动。

  据路透社引述4名来自MTCR组织成员国的不具名外交人士的话说,MTCR轮值主席国荷兰先前致函各成员国,通报欢迎印度加入的决定。截至6月6日的最后期限日,没有成员国提出反对意见,印度由此将根据这一“默认程序”自动加入“导弹及其技术控制制度”。

问:据称有15名菲律宾人和1名美国人周日前往黄岩岛,并企图在岛上插菲律宾国旗。中方对此有何评论?

  而有中国媒体随后对此事件所发表的社论则引发了印度媒体的声讨。有中国媒体的报道说:“美国据称支持印度加入NSG,美国的这一态度尤其鼓舞了印度人……美国不是世界,搞定美国并不等于搞定国际社会,这个道理常被有些国家忽略。一些印度人看来犯了同样毛病,他们大概觉得:美国都同意了,中国不予放行岂非大逆不道?”

  美国堪称印度加入MTCR的“推手”。近年来,印度和美国关系不断走近,奥巴马政府对于印度加入MTCR持乐见态度。美国国务院一名高级官员说,经过这一程序后,印度将在“不久的将来”正式成为MTCR成员国。

答:我们已经多次重申,黄岩岛是中国固有领土。我们敦促菲方尊重中国领土主权,不要采取挑衅行为。

  这篇社论的英文版被多家印度主流媒体所引用,针对这篇社论,印度媒体随后展开了反击。

  早在2014年10月,莫迪访美,美印双方签署联合声明,美国重申在2005年提出《美印民用核能合作协议》后帮助印度加入全球四大核技术和军事技术机构和制度的承诺。两国在2008年签署该协议,使得印度可以在保留其战略武器计划和不签署《核不扩散条约》的情况下,从事民用核贸易活动。

问:根据日前结束的第八轮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公布的成果清单,双方将于6月14日在北京举行第二次中美打击网络犯罪及相关事项高级别联合对话。你能否介绍有关情况?美国国务卿克里日前表示,这是他参加过的历届战略与经济对话中最富有成效的一届。请问中方对此有何回应?

  争论中的其他声音

  这些机构和制度包括核供应国集团、导弹及其技术控制制度、瓦森纳协定(被视为“巴黎统筹委员会”的继续,是一种建立在自愿基础上的集团性出口控制机制,实际受美国控制)和“澳大利亚集团”(防生化武器扩散机制),这四个国际不扩散组织一直把印度排除在外。

答:在上周刚刚结束的第八轮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和第七轮中美人文交流高层磋商中,双方经过了热烈务实的探讨,在三个轨道一共达成了300多项具体的成果,这个成果清单大家可能已经看到了,其中战略轨达成成果120项,经济轨达成60多项,人文轨达成158项。这些成果实际上也是中美双方关系不断发展的一个具体体现。

  报道称,印度官方对此一事件的态度则较为克制。总理莫迪在随后表示,没能加入核供应国集团只是这个申请过程中的一次挫折,而不是失败。印度将在今年12月核供应国集团的下次例会上再次提交申请,并有信心最终成为该组织中的一员。莫迪还表示,首尔会议的结果不会影响印度与中国的贸易关系,印度仍然欢迎中国公司来印度投资,并将继续致力于加深中印两国的经贸关系。

  美国总统奥巴马在2015年访问印度时重申,美国认为印度达到了加入MTCR的要求,可以成为核供应国集团成员。

其中一项成果就是,双方决定在去年12月中美首次打击网络犯罪及相关事项高级别联合对话的基础上继续实施打击网络犯罪及相关事项的指导原则,合作打击包括黑客在内的恶意网络行为。我相信,在双方的共同努力下,有关高级别联合对话肯定会取得成功。

  印度媒体《力量》杂志的主编叟尼则将印度这次的挫折归咎于印度政府缺乏长期战略。他撰文表示,莫迪政府的受挫实际上在十年前就已经埋下伏笔。印度在近些年来的经济发展中,没能做到像30年前的中国那样“韬光养晦”,而是咄咄逼人地试图与中国在亚洲分庭抗礼,却不具备这样的实力。

  今年6月7日,印度总理莫迪和奥巴马在华盛顿举行双边会谈,双方对有关核合作的会谈结果都很满意。印度有望成为MTCR的第35个成员。

刚才你提到的克里国务卿和美方其他官员对本轮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和人文交流高层磋商的评价,我们觉得这评价还是中肯的,我们也对美方这个评价给予赞赏。中美就全球热点问题和双边关系重大事项保持密切沟通,不断达成共识、又不断落实共识,这个过程本身就是两国携手推进中美关系的体现。这符合两国和两国人民的根本利益,也是国际社会的共同期盼。

  根据MTCR相关规章,任何成员国可以在10天期限内提出反对意见,阻止印度加入。先前,意大利一直对接纳印度进入持反对意见,近期,在一个不相关的双边外交纠纷解决后,没有再提出反对意见。

问:印度总理莫迪刚刚结束他的访美之行。访问期间,莫迪总理和美国总统奥巴马进行了广泛的交流。和过去不同的是,双方在联合声明中没有提及南海问题。中方对此有何评论?昨天,中国外交部就核供应国集团扩员的问题发表了声明。你认为印度和巴基斯坦是否会在6月24日举行的核供应国集团年度全会上获准加入该集团?

  这个不相关的纠纷是:2012年,意大利两名海军士兵在靠近印度海域的公海执行反海盗护航任务时,因误判射杀两名印度渔民,引发两国外交纠纷,两名士兵因此在印度被关押。2013年2月,印度最高法院准许两人返回意大利,参加议会选举。然而,意大利政府一个月后拒绝送还他们回印度受审,再次引发两国外交争执,意方最终在印度保证不判两人死刑后,有条件同意两人返印。这场“官司”最近才算了解,两人近期得以释放回国。

答:关于第一个问题,中方在南海问题上的立场已经非常清楚。说到底,南海问题是中国和个别东盟国家之间的问题。处理南海问题的一个原则,实际上是东盟国家首先提倡的“双轨思路”,就是南海争议应当由中国和南海直接相关方在尊重历史事实和国际法的基础上,通过直接谈判来解决,同时南海地区的和平稳定应当由本地区国家来共同维护。这是我们对南海问题的原则立场。我们希望所有的非当事方都能够遵守。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