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名昭著的“橙剂”是如何为祸人间的

图片 3

  出品:科普中国

  越南加紧清除越战时期美军遗留的“橙剂”与炸弹危害

图片 1

  作者:兰顺正

  新华社河内3月9日电(记者王迪 陶军)越南国防部8日在首都河内宣布,成立消除战后爆炸物和有毒化学品危害国家指导委员会办公室,加紧开展南部同奈省边和机场的“橙剂”污染清理,以及全国范围内未爆弹药的清除工作。

  当地时间2018年3月5日,越南岘港,美军航母“卡尔文森号”(USS Carl
Vinson)载着5000名士兵抵达越南。 视觉中国 图

  策划:宋雅娟

  在该办公室成立仪式上,越南国防部副部长阮志咏宣布,越南已完成对岘港机场的“橙剂”清理工作,将展开对边和机场的“橙剂”清理工作,同时计划在4月公布全国范围内未爆弹药分布地图。

  “当我在1975年西贡陷落数小时前乘坐直升机逃离越南的时候,我想象不到美国军队有一天还将会回来,更绝对想象不到还与一艘航空母舰一道回来。”

  监制:光明网科普事业部

  据悉,边和机场是越南现存最大的二恶英重污染地区,局部二恶英污染水平处于世界最严重之列。今年1月,越美两国就边和机场“橙剂”污染清理签署了合作意向备忘录。

  曾在越南从事近十年前线报道的美国前战地记者丹·萨瑟兰(Dan
Southerland)3月7日在香港《亚洲时报》上的撰文中如此感叹道。

  据路透社报道,美国国防部长马蒂斯上周三参观了位于越南南部同奈省的前美国空军基地——边和空军基地。该基地将成为美国设立的规模最大的清除场所,用于清理美军在越南战争期间使用被称为“橙剂”的除草剂后留下的污染物质二恶英。那么“橙剂”究竟是一种什么物质,能让美国在越战结束后的几十年后依旧要为其劳心费力呢?今天就和大家一起来了解一下这位生态系统的“灾星”。

  该办公室主任申成功在接受新华社记者采访时说,清除边和机场“橙剂”工作预计将耗时15年至20年,花费3亿至5亿美元;此前越美合作清理岘港机场受“橙剂”污染土壤项目耗时约6年,花费超过1亿美元。

  8日,美国“卡尔·文森”号航母结束了对越南的4天访问,此时距离越南战争结束43周年纪念日不到一个月。历史上惨烈的越南战争似乎并未成为一度在战场上兵戎相见的越南和美国日益走近的障碍。4天来,越南在越战中双方必争之地的岘港接待了战后访越的首艘美国航母。

  图片 2

  越南战争期间,美军在边和机场和岘港机场设有军事基地,储存大量落叶剂“橙剂”,“橙剂”中含有的二恶英可通过土壤等进入食物链,具有致癌性并危害人体健康。据估算约有480万越南人接触了这种化学物质,很多受害者及其后代因此致残或患病。另外,美军在越南使用了超过1500万吨炸药、地雷和炮弹等,其中约十分之一没有爆炸,至今越战遗留炸弹爆炸造成伤亡的事故仍时有发生。

  但越南人真的冰释前嫌了吗?

  图片来自网络

  美国大使:美越从敌人变成了伙伴

  1960年代至70年代,美国陷入越战的泥潭。越南丰富的植被给越共游击队提供了天然的掩护,一打就跑的游击战让美国的武器优势难以发挥。同时越南游击队还利用长山地区密林的掩护,开辟了沟通南北的”胡志明小道”,保证了物资运输的畅通。美军为了改变被动局面,切断越共游击队的供给,决定首先设法清除视觉障碍,使越共军队完全暴露于美军的火力之下(就如同当年日军为了对付中国游击队而大量砍伐交通线附近的青纱帐一样)。为此,美国空军实施了牧场手行动(Operation
Ranch
Hand),一方面消除游击队藏身的植被,同时破坏农田,迫使当地百姓搬迁与游击队割裂,而在行动中美军就大量使用了“橙剂”。橙剂是一种高效落叶剂,因其容器的标志条纹为橙色,故名”橙剂”(Agent
Orange),又名称橘剂、落叶剂、枯叶剂、落叶橘,是一种高效的树木杀伤剂。据统计,在越战中美军通过改装的C-123运输机向越南的丛林中喷洒了7600万升“橙剂”,给该地区的生态系统造成了极大的破坏,大量丛林变成了枯木。同时,“橙剂”对于人员的副作用也是非常严重的。

  “卡尔·文森”号航母驶抵岘港前夕,越南通讯社5日报道称,越南跨部门代表团从3月3日至4日乘船前仍在公海航行的航母上参观访问。5日抵达当天,越南方面予以热情接待。5日至9日访问期间,岘港政府部门、越南海军司令和3号海区司令部还迎接上门拜访的美国海军第七舰队司令菲利普·索耶及官兵。

  “橙剂”中含有的杂质二恶英长期以来被认为有严重的毒性,有研究称它能导致接触者的基因发生改变,并通过食物链在自然界循环,遗害范围非常广泛。越南战争结束后,“橙剂”的遗害逐渐在当地显现:缺胳膊少腿或者浑身溃烂的畸形儿开始频繁出现,还有大批越南儿童一出生就患上各种先天性疾病。根据总部位于河内的越南橙毒剂受害者协会的数据显示,在接触橙剂的480万名越南人中,约有300万人仍在深受其害,包括在其父母接触橙剂多年后出生的患有严重残疾或其他健康问题的儿童。2003年,美国《职业和环境医学杂志》公布的景新的研究报告还指出:橙剂至今仍在污染越南食物和毒害越南民众。在越南南部城市附近提取的16种食物样品中,有6种食物中二恶英含量接近越战时期水平,它们广泛存在于鸭肉、鸡肉、深水鱼和蟾蜍体内。而且一些越南人(包括在美军喷酒毒剂数10年后出生的娶儿)血液中二恶英含量极高,与战争期间相当。

  泰国《国家报》3月7日报道称,索耶6日表示,美国希望与越南有更多的军事接触。他表示,自己是一名职业潜艇兵,因此非常期待把一艘美国潜艇带来越南港口访问,并将为此而努力。

  有道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橙剂”也没有放过美国的越战老兵。目前除糖尿病外,美越战老兵所患的病中,已有9种疾病被证实与“橙剂”有直接关系,包括心脏病、前列腺癌、氯痤疮及各种神经系统疾病等。研究数据表明,参加过“牧场行动计划”的老兵糖尿病的发病率也要比正常人高出47%;心脏病的发病率高出26%;患何杰金氏淋巴肉瘤病的概率较普通美国人高50%;他们妻子的自发性流产率和新生儿缺陷率均和比常人高30%。

  对此,美国驻越南大使丹尼尔·克里滕布林克日前说,“我们已经从从前的敌人变为了亲密的伙伴。”

  图片 3

  就目前的美越关系,在“卡尔·文森”号抵达前,接受美国国家公共广播电台(NPR)采访的部分越南人也和克里滕布林克持有相似的看法。

  图片来自网络

  1947年入伍的88岁北越军队退役少将Nguyen Duc
Huy对NPR表示,“我们对此次访问表示欢迎,它展示了一位朋友强大的武力。”

  另外,“橙剂”遗害也成为了美越之间关系的阻碍。自从美越恢复外交关系以来,越南一直要求美国清理这些有毒物质,而美国则总是含糊其辞,直到最近几年才开始有所行动。据悉,美国刚刚在越南完成了一项为期五年、耗资1.1亿美元的清理计划,完成了对当年美国用于储存橙剂的主要空军基地之一——岘港国际机场受“橙剂”污染土壤的清理。而本文开头提及的边和空军基地受污染的面积是岘港国际机场的四倍,因此不难看出清理“橙剂”遗毒依旧任重道远。

  82岁的Pham Hong Thuy 同样参加过越战,在1968年的溪山战役(Battle of
Khe Sanh)中,他曾与美军士兵作战。Pham Hong
Thuy 对NPR表示,“战争几十年前就结束了,已经是过去的事了。美国和越南现在是好朋友。”

  特朗普上台后,越南对美好感度上升

  河内的90后青年黎春燕3月6日对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表示,自己并不关心政治,甚至在当天下午接受采访之前还没有听说过美国航母已经抵达越南岘港的消息,“上中学时在历史课本中了解到越战的知识,但家里人从未讨论过此事。”

  她表示,自己对美国航母访越持中立态度。“对于我来说,只要是有利于和平的事我都支持。”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