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葡萄京官网-PChome下载中心

加载中…
个人资料
民为贵四世
民为贵四世 新浪个人认证
微博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624,248
  • 关注人气:6,82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关戏”春秋

(2019-06-20 22:07:34)
新葡萄京官网标签:

杂谈


“关戏”春秋
(李洪春《战延津》关羽剧照)


“关戏”春秋

 

       “关戏”是京剧中一类戏的称谓,凡是以关羽为主要人物的戏码儿即称关戏。关戏俗称老爷戏,属于红生戏(还有其他人物,非仅限关羽)。老爷戏由老生、武生承应,抹赤红脸儿,故名红生。老爷戏一名源自民间对关羽的敬称——关老爷。

       老爷戏不同于三国戏。京剧中的三国戏指连台本戏,是按三国故事编排,剧中主要人物众多,如诸葛亮、鲁肃、刘备、曹操、周瑜、赵云、吕布、黄忠、张飞、蒋干、孙尚香、黄盖、孙权等都有涉及,或老生为主,或小生为主,或武生为主,或花脸为主,或丑儿为主,或生旦净丑各主一场之群戏。三国连台本戏肇始程长庚主掌的三庆班,编戏主创是该班中的老生演员卢台子(卢胜奎)。

        关戏取自三国故事,都是以关羽为主要人物的章节。关羽的艺术形象系统地进入戏剧大致始于明朝中期,发轫于山西。关羽是今山西省人。《三国志.蜀书.关羽传》:“关羽字云长,本字长生,河东解人也。”河东解,指河东郡解县,即今山西省运城市盐湖区。随后,关戏流传至江南徽汉等地。

       清嘉庆朝后期,汉班伶人米喜子(米应先)进京,他以唱老爷戏见长。米喜子,号铁板道人,曾在某关帝庙研究壁画数年。据传这些壁画上的关羽形象栩栩如生,皆出自元明两朝名人之手。米喜子背微驼,扮戏时需用木板束之前胸后背,将身体夹直再穿行头。他的扮相依循了《三国演义》中的关羽形象,红脸儿、绿袍、黑髯(胡子)。米喜子是位戏剧奇才,他扮关公不勾脸儿,临上台前捏弄鼻梁,做隆起状。然后豪饮斗酒使面部变赤,其鲜活的威仪神态胜似勾脸儿。他出台帘时先用衣袖遮着脸,至台口儿乍一撤袖,面若重枣,凤目蚕眉,神威照人。观众一瞧,哗啦一声全体肃立,都以为关老爷显圣了。

       米喜子虽以扮演关老爷享名,但那时京剧尚未形成。关戏成为京剧中的一个门类,应该是程长庚、汪桂芬、王凤卿、王鸿寿及其弟子李洪春等三代人完成的。

       咸同光时期三庆班的三国连台本戏及老爷戏,关羽一角儿都由程长庚扮演。这大概有两条原因,一是据传程长庚与米喜子有过交集,或看过米喜子的老爷戏,于扮相、台步、身段颇有心得,而且程长庚本身也有几分关老爷气象。二是自咸丰朝以后,北京不许随意商演老爷戏。此缘于关羽的形象千百年来已被神话,只能当像龛在庙里供着,台上若有演员乱来,则是对关圣大不敬。官府虽然禁演老爷戏,却对程长庚网开一面,至少查禁不甚严格。这大概归于程长庚的个人名望。

        前述汉班伶人米喜子扮老爷不勾脸儿,是囿于梨园旧规。当时扮老爷若穿绿袍,则不许勾赤红脸儿;勾红脸儿则不许穿绿袍(票界名宿红豆馆主溥侗认为没有这个规矩)。大概是担心演员扮得太像而得罪关老爷,不能形神皆似。程长庚将此旧规打破,他既穿绿袍又用胭脂抹朱红脸儿,其威严之态更加令人凛然起敬。像《战长沙》《华容道》《单刀会》《临江会》等戏中关羽一角儿,必是大老板承应。

       京剧中的关羽形象,无论扮相、身段、做表等规范都是程长庚打下的基础,其功劳在于开创。伶界有“红净戏”一说,这是早先昆班儿的叫法,昆曲中的关老爷多由净行扮演。一些皮黄小班儿中也有净行学员扮老爷,但并非主流。京剧中大班儿的关羽形象自程长庚始既归生行扮,净行承应老爷戏很少。

       关羽被尊为武圣人,除了孔圣人,名气就属他大。昔年中原一带城邑乡野,关武庙、关帝庙以及关老爷牌位之多恐还在文庙之上。过去文武圣人名讳不能乱写乱用。乡试、会试的科考答卷儿,谁没留神直接书写了两位的名讳,不光当场落榜还得罚停一科。您用“有关党羽”行,跩个文,用了“有关羽党”就自找倒霉了。

       过去戏班儿演关戏有很多规矩。首先是后台,得给关老爷上香,扮戏时不许胡言乱语。扮完戏候场必须端坐不语,别人也不许与他说话。上台前须把老爷码儿(把写有关圣名讳的黄表纸叠成牌位形)放盔头里或揣箭衣里,下台后用它擦脸,随即焚烧,烧完老爷码儿才许说话。

       有一回杨小楼与李洪春同台唱《长坂坡》《汉津口》,杨小楼的赵云,李洪春的关羽。当时李洪春已以关戏享名,有“关剧宗师”之誉(杨小楼是“国剧宗师”)。这天开戏前下雨,没卖满堂。李洪春在后台扮戏时,旁边扮糜夫人的陈丽芳说了句:“两个宗师才卖了不到七百人。”李洪春正在勾关公脸儿,脱口回了句:“添上你这母宗师就满了。”杨小楼最敬老爷戏,他一辈子就唱过几场,总怕得罪关老爷。此刻听见李洪春嘴里不干净,立时喝道:“老洪,你勾脸儿怎么胡说。”李洪春这才意识自己失口,坏了规矩。

        其次是台上,关老爷不能随便睁眼,老得耷拉着上眼皮。髯口不能轻易动,只许用食指反腕儿轻轻一捋。青龙偃月刀老得平端着,不能耍大刀花儿。打仗杀敌,大刀一横刃就算把对方斩于马下。开打过合,只需高举青龙刀。就是双方会阵通报姓名,对方也不能直呼其名,须念“来的敢是关公?”等等。那会儿谁也不改动旧章,就怕关老爷不高兴。缘此,伶界谑称台上关羽为“龛瓤子”,意思就是供着的死像龛儿。

       王鸿寿生于道光三十年(1850),艺名三麻子。他父亲本为南通水运粮道官员,公务之余私办戏班。王鸿寿自幼即在班儿里学戏入行,工文武老生。须知大清律令不许官员私办戏班,赶巧有京官巡阅南通,老王先生又得罪了他。此官回京后即以“引良为优”、“贪墨枉法”等大罪上本参奏,部议满门抄斩。幸好王鸿寿藏于戏箱得以逃脱,遂以三麻子艺名在江南诸地搭班儿唱戏。在这当口儿,他遇见米喜子,得以学演关公。

       三麻子胆子大,他敢革“关戏”的命。他在米喜子、程长庚等关公戏基础上,对关羽的扮相、服饰、身段、工架以及唱念做表都加以丰富,设计了夫子盔、护心甲、软靠、黑三(老派儿挂黑满)并刀式和趟马身段。比如趟马,晚近台上关公趟马都有个马童儿在前面翻,这就是三麻子创出来的。他自己采用趟马下场(不用趟马前半截儿的趟马上场),添加动作神气以突出赤兔马烈性彪悍。再如髯口的亮法,三麻子用理髯、托髯、撩髯、推髯来表现关羽美髯公雅号。不用挑髯、泼髯(双手从髯口下面向上泼)、甩髯等不合关羽儒雅身份的动作。还有大刀的拿法,竖刀而倚、横刀推髯斜视等亮相皆为旧章中鲜见身段。而耍大刀花儿三麻子从未用过,以表明青龙刀与其他大刀之别。

       王鸿寿的关戏演法,保留了米、程关公的威武。减肃穆而加激昂,淡神话而重鲜活。三麻子基本不胡来,关公的庄严大器、沉稳凝练、雄武神威一点儿没丢,只是台风儿活泛了许多。

       据传他对关羽形象的塑造受益于觅得内务府关公像48图秘本,苦心模拟研习而独获心曲。然后他又把《三国演义》中的关羽故事,从桃园结义、华容道至白帝城魂迎昭烈,原原本本编纂而演,前后有36出。三麻子惟独不愿意演《走麦城》。大概他颇在意关羽一世威名,不想在台上再现关云长被东吴孙权擒获遇害一幕。《走麦城》这出戏是沪上夏月润(谭鑫培的女婿)首创,随后伶界纷纷效仿。三麻子只好丢掉心中情结也唱《走麦城》,声色剧艺超过夏月润。


“关戏”春秋

(高盛麟《华容道》关羽剧照)


       王鸿寿潜心关戏数十年,终得红生一派,成关戏一流,获“活关公”美誉。

       三麻子能成为关戏宗师还得益两条。一是他见多识广肚子里宽绰,而且腰腿功夫瓷綳。他年逾花甲脚底下照样儿结实有根。二是他南北戏路都通,徽班底子,外江路子,京派皮黄他也唱,可算不拘一格。三麻子的短处是唱工,缺一条好嗓子,不能拔高儿,使不了大腔儿。所以他尽量简化老派儿唱法。比如《华容道》,单论关羽的唱,三麻子比程长庚、汪大头、王凤卿要简约得多。从流派上分,程、汪、王等唱法算是北派或京派关戏,三麻子、李洪春等算南派关戏。京派关戏侧重唱工,南派侧重做表工架。

       旧京伶人追求身段工架边式漂亮。他们打小练毯子功,劲头儿全在腰腿上,台步身段落脚轻,上身不晃,忌讳“砸夯”。外江派是步子大,落脚重,上半身晃荡。而外江这种略带原始的做表,似乎颇契合关公古朴苍劲的形象气质。以京派工架演关老爷,反而显得过于漂亮了。高抬腿,迈大步,大概是三麻子研究秘本的独家心得,其身段暗合古像。由此谁都认为他最像关老爷,进而认可其关戏剧艺。

       光绪朝末年(1908)他带着“关戏”再次进京,于广德楼、天乐园连演数场,以技精艺博轰动京城。自此,关戏为三麻子一人独尊,别的“老爷”等而下之了。

       王派关戏走红,拜师问艺者踏破王门,前后有近百位想吃关戏饭的伶人趋之若鹜。其中就有李洪春。

       李洪春生于清光绪二十四年(1898),其父李春福在北京搭班儿应三路老生。李洪春7岁入陆华云的长春班坐科,习武生,与张春彦、荣春善(即荣蝶仙)、李春林等为同一科。四年后陆华云病故,长春班报散。李洪春又拜刘春喜习谭派老生。10岁时,他与14岁的梅兰芳给九阵风(阎岚秋)配演《杀子报》。17岁以后开始跑外码头,多方求学问艺,见多识广。李洪春对老爷戏兴趣浓厚,尤其对王鸿寿的剧艺仰慕万分。他20岁时在汉口得知“活关公”演于大舞台,就也在大舞台搭班儿唱前场戏。他的戏一完赶紧洗脸,跑到前台等着看王鸿寿的老爷戏。未及拜师,他就听会了一出《古城会》。

       有一天王鸿寿贴《单刀会》,傍角儿老生杨德奎患病请假,满后台没人敢接这个鲁肃。李洪春年轻气盛,就自告奋勇说:“我来。”管事的把他带到王鸿寿跟前。三麻子说:“是他呀,这个孩子扮相不错,在前头我还听过他两句。来,我再给你说说。上去可别慌啊。”该着李洪春露脸,他这出《单刀会》的鲁肃唱念做表,该有的都有,而且款式边式。与三老板配合得不紊不乱不磕不碰,严丝合缝顺顺当当。到了后台,王鸿寿心情大好,对李洪春表示赞许满意。李洪春在这当口儿赶紧向三麻子表明敬仰之意。

       后来经王永利介绍,李洪春正式提出了拜师请求。王鸿寿见他功夫扎实文武都有,而且求教甚殷,又有朋友从中说项,遂收入门下。李洪春于扬州平山堂行磕头礼,正式拜了三麻子。

       李洪春勤学好问用功刻苦,深得王鸿寿喜爱。三麻子倾其所有,将自己36出看家关戏的扮相、工架、唱念等绝技举而授之,并赠所藏秘本。王、李师徒数年相处甚好。三麻子关戏之技,李洪春得十之八九。王鸿寿的关戏髯口有绝活儿,他在表现关老爷愤怒时,能让髯口由上而下如暗流涌动,全凭嘴里吹气控制,令人称绝。李洪春得王秘传又经苦练,亦得此法。其他宗王派关戏者惊之神奇,却不得要领而望尘莫及。王鸿寿曾言:“学我者甚众,但仅洪春孜孜不倦。且他天生聪慧,堪传予之衣钵。此非仅人力,亦须天赋之所致也。”李洪春得三麻子精髓,砥砺研习神而化之,终得以成。

      上世纪二十年代王鸿寿辞世后,李洪春就成了新一代的关戏宗师。他与梅尚程荀四大名旦及杨小楼、余叔岩、高庆奎、马连良、言菊朋、筱翠花、周信芳、盖叫天、金少山等诸多名角儿同过台,唱遍大江南北。

       李洪春腹笥渊博,收藏甚富,是一位能编、能演、能教、能排的全才关戏宗师。后来他把王派关戏发展至40多出。他跟三麻子一样都不是抱着自己的玩意儿不撒手。谁诚心诚意来学他就实打实教,一心一意替祖师爷传道。得其传者如李万春、高盛麟、宋遇春、王金璐、李少春、姜铁麟等皆有心得。李洪春徳艺煊赫弥远,与乃师王鸿寿前后辉映,师徒青蓝一同书写了“关戏”春秋。


“关戏”春秋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戒烟”玄机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戒烟”玄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葡萄京官网 新葡萄京官网,新葡萄京官网平台,澳门新葡萄京官网注册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